主页 > 专利申请 >

5年80亿元版权费改为10年80亿元?

专利申请

图为体奥动力总经理赵军(资料图片)

80亿天价中超版权出事了!7月18日,据资深足球记者肖良志报道,体奥动力希望重新签署中超的版权合同:因为中超擅自改变大政方针,严重侵害并影响了版权商的利益,要求将现有的5年80亿元版权费改为10年80亿元。而就扬子晚报记者目前得到的消息,中超公司已经拒绝了体奥动力把版权费5年80亿变更为10年80亿的提议。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历史上,因为中国足协改变职业联赛的大政方针,赞助商扣款甚至提前终止合同的悲剧不在少数。这一次,还希望双方为了中国足球大计着想而放下纷争。


A

体奥动力:

80亿中超版权,5年变10年

本次事件最早起缘于6月30日一点资讯自媒体号“丰二”的爆料。该消息称,由于中超联赛受行政干预过于严重,导致联赛整体价值受到重创,并很可能导致未来几年的持续走低。中超联赛版权方体奥动力可能暂缓支付版权费用,并要求同足协重新谈判,降低版权价格。同日,中超公司在长春召开的股东大会证实了该消息,会上通报了版权商体奥动力递交“交涉函”一事。交涉函中,体奥动力明确表示,暂缓支付本该在7月1日之前支付的第二笔版权费,共6亿元。

原合同显示,2017赛季中超版权费为10亿元,而第一笔4亿元体奥动力在赛季初已经支付。以80亿元拿下中超五年赛事版权的体奥动力仅就足球新政对中超商业价值的影响已向中超公司递交了咨询函,希望当事双方能够正常沟通协商。

随后此事不断发酵,甚至波及到中甲和中乙联赛版权。7月3日,据《足球报》官方微博爆料,从中甲和中乙联赛版权合作方传出,他们也将向足协提出更改合同的要求。

据悉,目前体奥动力和中超公司已经开始了谈判,前者正式向中超公司表明态度:因为足协擅自改变大政方针,严重侵害并影响了版权商的利益,要求将现有的5年80亿元版权费改为10年80亿元。但中超公司肯定不会同意这样的要求,双方站在各自的利益角度据理力争。在签订的合同中,有“不可抗力”的条款,如果属于不可抗力,则版权商不能变更合同,也不能少付任何比例的费用。但是,这个“不可抗力”,一般指的都是客观因素,而非主观因素。关于中超的各类新政,是中国足协以红头文件的方式下发的,与“不可抗力”无关。

不过,体奥动力自身也有问题。2015年体育产业大热,在这个特定的时间节点上,市场对体育版权、稀缺版权出现极度乐观的估计,体奥动力以80亿元的天文数字拿下中超版权,可以说是一个“发烧价”。当发热期过去以后,体奥动力才发现版权在变现时并没有预期得那么好。体奥动力方面在与中超公司签订五年的版权合同时,并没有考虑到可能产生的风险,也没有条款限制,在规则、政策发生变化时,应该有相应的重新谈判和撤资选择,但是目前看来似乎都没有。


B

足协新规:

恐致联赛贬值

2016年初,体奥动力总经理赵军曾和媒体聊过80亿拿下中超的意义,当时来看利好有三:1、版权分销谈判进展向好,压力很大但有信心;2、惊讶国外抢播中超,海外覆盖将前所未有;3、版权只占联赛投入10%,中超仍有增值空间。

2016年2月23日,乐视体育成为体奥动力80亿元天价版权的第一位接盘者,宣布以两年27亿元的价格获得中超2016和2017赛季的新媒体独家转播权。

在中超俱乐部持续进行军备竞赛、不断提高外援质量的前提下,中超的吸引力日益增加,在国际乃至世界足坛也有了较高的知名度。尤其是在体奥动力的强有力运作下,转播覆盖了全球96个国家和地区,中超的品牌已经打响。

不可否认,2016赛季到2017赛季前半程,中超联赛的观赛质量确实上了一个台阶,奥斯卡、胡尔克、特谢拉、维特塞尔、拉米雷斯……一个个高水平外援相继来到中国,也让中超联赛变得更加红火。2016赛季中超的现场观赛人数达到史无前例的580万人次,场均人数达到24,159人次,通过电视观看联赛的人次超过2.84亿,通过网络收看的观众人数也大幅提升。

不过中超联赛的红火似乎就要被足协的新政浇灭。今年5月24日,中国足协在其官网先后发布《关于调整中超、中甲联赛U23球员出场政策的通知》和《关于限制高价引援的通知》,从今年夏季转会开始,将收取与引援支出等额的“外援奢侈税”,这也意味着以后引援俱乐部要交双份钱。随之而来的是今年中超夏季转会市场的冷清:中超16支俱乐部几乎没有做出什么大手笔的投入。整个二次转会期间,除了天津权健租借德甲铜靴莫德斯特外,其他外援都算不上大牌;江苏苏宁以550万欧元引进的穆坎乔,在今年夏季转会期间,已经算是中超球队中的大手笔。相比2016年中超夏季转会投入达到惊人的1.29亿欧元,仅次于英超联赛的14.1亿欧元,今年的投入甚至不足上赛季夏季的零头。而随着场上U23球员增加,外援减少,比赛观赏性也会随之下降。

体奥动力认为足协不和自己交流就擅自更改政策,损害了自身利益。毕竟2018赛季的版权费用将达到15亿元,2019年则为20亿,到2020年就会达到25亿。在无法实现付费观看中超的情况下,靠拆分版权的收入,很难有大的增收。另外,鉴于2018赛季开始的新政,现有的中超转播商是否继续转播中超也无法确定。在这样的前提下,体奥动力只能通过合同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相关

足协屡屡忽视版权商、赞助商权益构成违约,这并非足协第一次忽视赞助商、版权商的权益而出台“奇葩”规定。

1999年,在IMG代理下,百事可乐冠名甲A5年,第一年的冠名费为1000万美元,每年以10%的比例递增。2001年,在没有和赞助商IMG、百事可乐等打招呼的前提下,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阎世铎提出,联赛为世界杯让路,暂停升降级,引发了赞助商强烈不满。2002年,前六轮甲A没有电视直播,让IMG和百事可乐等很是焦虑。到了2002年赛季末结账时,百事可乐一直在按照合同扣除IMG的费用,IMG按照合同扣除中国足协的费用,那时候,IMG拿出中国足协违反合约细节多达100多处。而百事可乐更是提前终止了与中国足协的合同。

2004年,因为G7闹事和罢赛等多起严重事件,中超冠名赞助商西门子按照合同,扣除了三分之一的冠名费,并且提前终止了合同,导致了中超在2005年的裸奔。

从2006年至2010年,中超有三个冠名商,中超公司摊上了两个官司。倍耐力赞助时,原本冠名费4000万左右,每次联赛中出现重大负面新闻之后,倍耐力的代表就会拿着合同到中超公司扣款。西门子赞助时,中介公司每个月都会递交一份中国足协违约的细节,按照合同扣款。包括后来的金威啤酒,在违约金上也没有放过中超公司。


本文来源:扬子晚报


随着“乐视事件”持续发酵,乐视网的“债主”们也开始受到波及。7月14日,乐视网披露了更新后的2016年年报。财报显示,去年乐视网应付版权款为12.55亿元。

据了解,乐视网的债主包括华策影视、嘉行传媒等上市公司,其中,华策影视是最大债主。对此,华策影视相关负责人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有信心在今年第三季度形成对乐视欠款的整体解决方案。乐视对公司的欠款对公司当下和未来均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版权欠款合计12.55亿元

从最新的财报数据来看,截至2016年底,乐视网应付账款为54.21亿元,其中,应付货款为41.66亿元,应付版权款为12.55亿元。

据乐视影业内部人士透露,上述欠款几乎都没还上。根据乐视网2017年一季报,公司负债合计187.8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116.29亿元,非流动负债71.57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乐视网现金流紧张,尤其是在2017年业绩大幅下滑、人事变动频繁的背景下,短期内还钱的概率不大。

从乐视网2017年半年报业绩预告来看,上半年乐视网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37亿元-6.42亿元,上年同期盈利2.84亿元。

乐视网表示,报告期内,业绩下滑的原因有三点:由于公司所处行业特点,当期的版权摊销、CDN以及人力成本等营业成本并未下降,但由于受到乐视体系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影响,加之公司品牌受到一定冲击,随之客户黏性出现波动,公司的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为了坚持精品内容的独播策略,公司在二季度未对外进行版权分销业务,导致版权分销收入同期也大幅下滑;公司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约为2.3亿元,其中无形资产版权减值准备1.3亿元、存货跌价准备0.02亿元、应收账款坏账准备0.98亿元。

由于2017年半年报尚未披露,所以今年具体的欠款细节尚不明确。不过,《证券日报》记者从上述内部人士处得知,欠款数额不会少于去年。


华策影视称考虑收回重售

另一方面,从其他上市公司披露信息中,可以发现,乐视的“债主”不在少数,华策影视、嘉兴传媒、当代名诚、和力辰光、青雨传媒等公司,都是乐视网的“债主”。其中,最大的“债主”是华策影视。

据华策影视在近期披露的一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华策影视对乐视网的应收账款余额约为3.4亿元,其中账期在1年以内的占比98%。

据华策影视介绍,上述3.4亿元应收账款主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公司向乐视出售的《孤芳不自赏》的版权,价值不超过2亿元;剩余款项主要为公司向乐视售出的几部网络独家未播作品版权。

从华策影视2016年年报来看,电视剧《孤芳不自赏》是其去年收入最高的影视作品,公司从该剧中合计获得收入4.39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9.9%。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华策影视方面强调,公司正商议重新拿回销售给乐视版权,“公司有信心在今年第三季度形成对乐视欠款的整体解决方案,乐视对公司的欠款对公司当下和未来均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有券商分析师认为,根据公司最新应收账款会计估计,对联合投资并由公司负责发行的影视剧,若根据相关协议约定公司按实际回款金额向联合投资方结算支付分成款项的,按照公司投资或收益比例计算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也就是说,《孤芳不自赏》尾款中,公司实际承担的部分不超过1亿元。即使做当年无法收回假设,按照最新的计提比例,对全年利润影响非常有限。

除去《孤芳不自赏》,剩余应收款主要为此前销售给乐视网但暂未播出的电视剧。另有券商分析师认为,由于这些电视剧还没有播出,公司如果对这些项目进行重新处理,重新销售并不会对公司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本文来源:证券日报-资本证券网,了解更多最新版权资讯可以访问:http://www.ktbiao.com/news/banquan.html

上一篇:苹果新专利:面对歹徒 用指纹悄悄报警 下一篇:没有了